首页· 关于本站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专题栏目 ·English ·
产业讯息
新文化 新经济
热点话题:
 ·送别2010,展望2011~ (8774101)
 ·开篇寄语 (789597)
 ·振奋人心啊 (757601)
 ·半年度工作会议随感 (720875)
 ·新疆之行 (705007)
 ·努力,努力,还是努力! (694068)
 ·《唐山大地震》观后感 (615545)
 ·胡杨“四千精神”赞 (615482)
新文化 新经济
重大文化工程 浓缩历代精华 2016/01/04
【来源】浙江日报 【日期】2016/01/04 【打印】

    《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程再获巨大支持。记者从浙江大学出版社获悉,《大系》项目正式进入明清全集编纂阶段,继前期提供386幅宋元绘画文物影像基础上,故宫将再次向此项目提供约1400幅明清精品画作的高精度数码图片,这是故宫有史以来在一个项目中提供电子图片最多的一次。

《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程再获巨大支持 
故宫慷慨为“浙”留影

  《千里江山图》 

  绢本。设色。纵51.1厘米,横1191.5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是作为青绿山水手卷。画幅无款,据卷后蔡京题记知为希孟所作,为传世孤品。此巨作长十余米。图中绘岗岭峰峦,层叠起伏,连绵千里,气势磅礴。这是一幅典型的青绿山水画,山石以墨笔略施勾皴,再着青绿重色,使之神采焕发。亦有碧波万顷,浩浩渺渺,横无际涯,甚是壮观。山水之间,依势布有村落、小径、人物、舟艇、亭桥等景物,画面虽狭长,但安排得有条不紊,虚实得当。构图既不拘泥于“三远”之法,又深合“三远”之法,三法交替使用,能于不同视角展现出江山千里之胜景,不得不让人感慨画家的功夫和才华。此画设色以石青、石绿为主,统一中不乏变化。用笔精细,一笔一墨皆用心绘就,即便细小如豆之人物、飞禽,也情态生动。反映出北宋画院笔法精细、设色秾丽、严谨写实的风格。 

  《秋郊饮马图》 

  绢本。设色。纵23.6厘米,横58.8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画幅右上有赵孟頫自题“秋郊饮马图”五字,左上方署“皇庆元年十一月。子昂”款,钤“赵氏子昂”朱文方印。皇庆元年为公元1312年,赵孟頫时年五十九岁。 

  图绘江南深秋之景。画中水天明净,绿草如茵,河边老树霜叶绚烂,一红衣男子策马前行,群马姿态各异。作者继承曹霸、李公麟等画马之法,线条勾描劲健中见秀润,设色浓郁,极具唐人韵致。水边亲以坡石林木,人、马、景融为一体,有浓郁的文人画气息。 

  此卷曾经元柯九思、清梁清标及乾隆内府等收藏。卷后除柯九思题跋外,尚有清乾隆、汪由敦等多人题跋,钤鉴藏印数十方。 

  《珊瑚网》《式古堂书画汇考》《大观录》等著录。 

  《天池石壁图》 

  绢本。设色。纵139.4厘米,横57.3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是图所画为苏州之西的天池山,山因半峰有池而得名。画作是黄公望胎息董巨却又自运家法之作。画左上作者自题:“至正元年十月,大痴道人为性之作《天池石壁图》,时年七十有三。”钤“黄公望印”朱文方印、“黄氏子久”白文印、“一峰道人”朱文方印。画幅右上有柳贯受“性之”托请于至正二年(1342)人日(正月初七)以颜体书就的长诗一首并序,钤“柳氏道传”朱文方印。 

  此图曾经张元善、钱良佑、陈宽、邹迪光、李蔚等人鉴藏。《寓意编》,《大观录》等著录。 

《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程再获巨大支持 

故宫慷慨为“浙”留影 

  本报杭州1月3日讯 (记者 李月红) 由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编纂出版的《中国历代绘画大系》项目,是习近平同志11年前亲自批准,多年来一直高度重视、持续关注,并多次作出重要批示的一项规模浩大、纵贯历史、横跨中外的国家级重大文化工程。十余年来,在习近平同志亲切关怀下,在各级各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与故宫博物院及海内外200余家博物馆、广大专家的大力支持下,现已完成《宋画全集》23册、《元画全集》16册,受到了海内外专家学者的广泛好评。目前,《战国——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计110余册编纂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元旦前夕,本报记者专赴北京故宫博物院,就《大系》项目专访了多位相关负责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认为,《大系》项目无论是出版物的数量,还是印刷的质量,在世界出版史上都是空前的,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工程。故宫博物院是保存传统文化艺术作品的重要博物馆,过去、现在及将来都会全力支持。 

  “在没有一幅宋画的情况下,却要出《宋画全集》,这绝对是一件好事,而且是一件不容易干好的好事。我们对浙江人很佩服。” 

  一个地方单位承担如此重要的国家工程,其幸运之处也许就在于,从策划伊始,它就受到多方关注和眷顾。单霁翔深情地回忆起,十多年前,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他,第一次接到浙江方面打来电话提出申请并请求支持。众所周知,古画最好的保存方式就是尽量不打开,让全国各家博物馆专程为大系项目提取镇馆古画拍照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而一群人愿意力破文博机构藏与用的难题,勇于传播中国古代绘画史千年流转的精神传承又是多么难得。随即,国家文物局向全国所有文博机构发出公函协调争取支持。 

  《大系》项目,起步于《宋画全集》。可是,浙江的宋画资源非常少,要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该从何处入手呢?经过反复论证,《宋画全集》编纂委员会首先选定了北京故宫博物院作为合作对象。故宫是中国大陆宋画的主要收藏地,藏品250余件,占现存宋画总量的四分之一。故宫博物院如能慷慨支持,这将给编纂工作带来极大的鼓舞。 

  回忆起首次出征,编委会负责人坦承大家心里都没有底。2005年12月,时任省委常委、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宋画全集》主编张曦亲自带队来到了故宫。前故宫博物院院长、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郑欣淼同志被浙江大学要做《宋画全集》的构想吓了一跳。“在没有一幅宋画的情况下,却要出《宋画全集》,这在当时确实是非常大胆的想法。这绝对是一件好事,而且是一件不容易干好的好事。我们对浙江人很佩服。”“能够出版这样一套《宋画全集》,对于保护和利用两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由于它珍贵,所以不能经常拿出来进行研究。有了这样一个图录,有了这样一个大型的著作,那么它的保护得到了保证,而且更多的研究学者和社会公众能够享用。” 

  作为全国文博机构之首,故宫率先起了个好头。2006年,《宋画全集》编纂委员会成立,郑欣淼院长应邀担任编委会顾问,自此拉开了合作编辑出版《宋画全集》的序幕;2010年12月28日,《宋画全集》“故宫博物院藏品卷”正式首发并举行了出版座谈会;2012年5月,浙江大学与故宫博物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并共建浙江大学故宫学研究中心,先后共有6位导师为故宫学培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目前已经毕业硕士4名,在读7名。正因为有了故宫的带头,《宋画全集》《元画全集》项目陆续获得了国内众多文博机构的支持,得以顺利编纂出版。 

  在这项浩大的工程中,每打开一幅画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古画每开卷一次需要休眠3年…… 

  “不同于宋元全集编纂时的和盘托出,明清全集则采取了精中选精的方式。”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余辉告诉记者,遵循真实性、学术性等原则,故宫研究人员在17万余幅明清藏画中一一遴选,最终确定了约1400幅明清绘画的文物影像,目前明代绘画已提供了100多件,余下的正在安排提照与后期制作。 

  许多人并不知道,在这项浩大的工程中,受故宫博物院院规所限——古画每开卷一次需要休眠3年,特别珍贵画作只能由具有副高及以上专业技术职称人员打开,所有画作均需由故宫工作人员亲自拍摄等,每打开一幅古画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十多年间,为了这个项目,故宫文物管理处、书画部、资信部等多个部门直接参与古画遴选、数码拍摄、电子图像后期制作、部分文字说明等,投入的人员之多、持续时间之长也是该院史上极为少见的。单霁翔感慨地说:“特别是这项工作与故宫博物院繁重的文物清理和其他展览出版等工作同时进行,故宫人为此项目的推进付出了很多心血。” 

  犹记得,在《宋画全集》编纂出版过程中,涉及到故宫博物院约250件宋代绘画,对原作进行重拍,意味着要打开历经千年巨变而珍藏下来的所有宋画。显然,这会涉及国宝的安全和保护。为此,编纂组先后20多次赴京磋商。经过反复的沟通,故宫终于同意了按照《宋画全集》的要求进行重新拍摄。 

  然而,一件稀世珍品却再起波澜。这件珍品就是北宋王希孟唯一传世之作《千里江山图》,那是故宫珍藏的一件极其重要的国宝。近20年前,因发现这件文物的颜色开始大面积剥落,故宫曾作出对这件文物封存的决定,即便是时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萧燕翼也已近20年未睹其貌了。在萧副院长看来,这次拍摄,《千里江山图》这张画是绕不过去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封存了20年,趁这个机会下决心,可以打开一次看看这幅稀世珍品的庐山真面目。《千里江山图》就此解开了神秘的面纱。 

  而对余辉来说,这十多年来,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项目拍摄难度大过于以往任何一次。他告诉我们,手卷的电子影像的拍摄比传统胶片要慢得多,需要对其分段拍摄后整体进行拼接,由于采集单张影像的数据较大,后期拼接和数据处理需要更多的时间,保证提供的数码照片符合出版和印刷的高标准。“打个比方,许多被称为‘牛腰卷’的绘画手卷,单是卷起来直径就有三四十厘米,摊开来长达60多米,一天下来只能拍10多个镜头,紧接着做接片处理,全部整理完一张画的所有数据信息至少要花一个多星期。” 

  多人采访中,我们意外拼凑还原的一个事实是:去年故宫博物院90周年院庆活动的繁重工作之外,故宫多位院领导高度重视,特别嘱咐要做好支持《大系》的工作,书画部、资信部等相关部门同仁以前所未有的工作编排连续数十个工作日专门为《大系》拍摄绘画文物,并且专门加排人手一一核对《大系》编委会提交的约1400幅书画作品目录,不仅包括了作品目录与原文物的核对、与影像资料的核对,还将所提交的较旧目录号与新的故宫文物目录号进行比校,核查已有影像资料是否符合《大系》出版要求等,为下一步故宫支持《大系》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文化复兴必须掌握民族文化的发展脉络,通晓历史文化的长河,而《大系》就是在疏浚这条历史文化长河,为民族文化发展的新航行提供动力。” 

  “更值得称颂的是,《大系》项目将全部印制世界各地博物馆收藏的中国古代绘画,这将解决过去教学范画风格和来源单一化的问题,可以满足学习绘画艺术和绘画历史的需求,开阔艺术家和艺术史家及广大绘画爱好者的视野,提供更广泛、更便捷的阅读渠道。”正是因为秉持着这样的理念,历代故宫博物院掌门人对《大系》项目一以贯之地敞开怀抱。单霁翔认为,古代多数绘画特别是元明清的绘画名家多出自江南,而其作品大多汇集于清廷,在绘画收藏和文化传播上出现了极不平衡的历史现象,《大系》项目对在国内外特别是江南地区传播古代的优秀绘画传统将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文化复兴必须掌握民族文化的发展脉络,通晓历史文化的长河,而《大系》就是在疏浚这条历史文化长河,为民族文化发展的新航行提供动力。” 

  据了解,双方接下来的一次合作是两岸故宫的专家学者将赴浙江大学,就其中刊印的清宫旧藏绘画进行深入具体的学术探讨。根据《大系》项目的出版进程,故宫研究院还将与浙江大学有关部门共同开展更多国际性的学术研讨活动,通过举办学术座谈的方式对其中的一大批重要作品进行新的分析和研究,充分利用出版的古代绘画与浙江大学的教授们联合指导研究生们的相关论文。 

  “我们十分钦佩浙江人民用十多年的时间来实施这项伟大的文化传承工程,我们深感其中有许多值得借鉴和启发的经验,首先要有坚强的领导核心,还要有出精品的意识,长期苦战的决心和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采访结束时,单霁翔向我们表达了这样的感动。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沧桑故宫九百年,从前的帝王家到如今的博物馆,中华文明的传承发生在每个人游历这里的每一步每一眼里。采访中单霁翔提及他在任内要努力破除游客趴着窗子看文物的屏障,《大系》编纂出版工程又何尝不是要解决这“隔着一层玻璃”的距离。为这咫尺距离,无数人们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经年累月地默默努力着,历史终将记住这群人。

                 浙江新远文化集团 浙ICP备09053965号-1 版权所有
         蒙特信息·专业构筑品质网站 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71-88368188